您的位置:必学课 >> 教育 >> 作文 >> 高中作文 >> 高三作文 >> 高三散文诗歌 >> 正文

至若,是这里

作者:佚名 栏目: 散文诗歌

  这里,安静、敞亮。

  四下里皆是可弃的目光,像是一个没有休止符的乐场。响亮,嘈杂。我,不拘一格的,生活在这里;我,不拘一格地活着。现在,或将来,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  生死,不过是眨眼的事,睁眼是生,闭眼即死。就像混沌场里不停的华丽喜剧,转瞬,上帝赐你灵魂,转瞬,上帝灭你意志。神说,要有光,于是,就有了光。人,无法改变的意志,就像是时光,我,不爱的时光;就像是时光,我,留恋的时光。时光,给了我怀想,我却用它来回忆时光。我,这样想着。一直想,一直想。

  我的梦里,到处是灿烂的阳光。擦不暗的阳光。至若,春和景明,我坐在石阶上,仰躺,一切的,一切的,岁月、流光。

  泥土、花香。幼时的太阳。它们是否在浅舐的记忆里,岑今隐藏。没有唏嘘,没有桀妄。我以为,生活,是天堂。至若,波澜不惊,上下天光,一碧万顷。我的梦里,雨雪风霜。到处是泪光。

  口舌、目光。年长时受的剑伤。他将我,一斧一斧地砍,一斧一斧地,逼向绝望。我不是牛虻,没有牛虻的坚强。我要的只是生活的曙光,倘若,有丝丝光亮,我也要重振沙场。然而,它们是剑雨,是从九天之上密集的雨啊!我有何德何能?将它阻挡。

  至若,长烟一空,皓月千里。

  那些,神伤的过往。那些老去的过往,我用你,装饰希望,我用你,点亮渴望。裹腹的,一杯杜康。柔肠的,一碗佳酿。从此,不再失落彷徨,从此,不再不羁放浪,让生活成为我的新娘。让时光成为我的伴娘。一捧芙蕖水,一袖岸芷香。妾意情郎,云紫枫青。至若,春和景明。

  木板稀疏,浮华老去,什么都将老去。期望与绝望,化作死去的老皮,从身上一块一块地脱落;春日是暖阳,那些无法放手的神伤,都随着流光走远,这里的乐场,继续奏响,我不要悲伤,新生的力量,我还能走好长好长。

  这里,春日,暖阳。

  四下里,皆是追求、渴望,像是一个扬长的乐场。激情,昂扬。

  我,活在,这样一个世上。就这样活着。

高三:张幼安

Tags:至若,是这里

关于本站网站声明网站地图友情链接

©必学课 苏ICP备12003185号